你的位置:主页 > 驱动精灵 >

北科大新闻网

2020-07-17 | 人围观

  诗悟人生

  ——钢铁博士的人文情怀

  前言

  中国曾是诗的国度,历史上的大诗人灿若星辰。我最喜欢的诗人有三个,东晋的陶渊明,盛唐的李太白,北宋的苏子瞻,他们共同的特点是才华横溢、率真自然,三人中又独青睐苏轼。陶潜是田园派的鼻祖,达到与自然完美的和谐;李白是诗仙,贺知章初见惊呼为“谪仙人”,不是凡间俗物。唐朝禅宗大盛,佛学真正融入中国的文化,从此“儒释道”构成中国文人的血脉,苏轼如此,吾辈亦然。可以说,渊明不需要悟,太白本就是仙,独有苏轼诗中体现了极高的悟境。

  利根人顿悟成佛,如六祖慧能闻一句《金刚经》就已开悟。苏轼在早年就表现出超出常人的悟性,“人生到处知何似,应似飞鸿踏雪泥。泥上偶然留指爪,鸿飞何复计东西。”而领悟更多地来源于生活的磨砺,苏轼一贬再贬至海南,诗词日臻完美,悟境更超凡脱俗,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。”但是他毕竟活在尘世中,无法完全摆脱烦恼,“休言万事转头空,未转头时皆梦”“长恨此身非我有,何时忘却营营”。苏轼就这样写着、走着、迷茫着、领悟着,最终也没有解脱,他不相信解脱,临终时拒绝喊“阿弥陀佛”。这就是人生,这就是人类的宿命,苏轼为我们这些有觉悟的凡人树立了一座丰碑,他的经历告诉我们命运多蹇,而从他的作品中可以窥见达观、真实、伟大的灵魂。

  人生只有死亡和领悟是质变,其余的物质、名利、情人都是量变。死亡是肉体的毁灭,领悟是思想的重生。其余都是假象,为了满足“我”的需要而积累,并最终烟消云散,常说的名缰,利锁,情网哪一样不是束缚?诗歌来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并且应用于生活,脱离生活的诗人和诗作都不会有生命力。诗集以“诗悟人生”为题,首先向东坡居士致敬,另外“诗言志”,诗歌本身只是一种载体,它记录了我的生活,浸透着我的领悟。

  一、诗与真

  屈原《离骚》中有“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”。电影《士兵突击》中许三多的名言“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,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,做很多有意义的事”。人生求索什么?什么是人生的意义?——就是“致真”。

  我出生在1972年,文革末期。父亲是农场工人,母亲是小学教师。他们一直为我骄傲,尽管他们不理解以前我为什么苦恼,就如不理解我现在的追求一样。我始终为对父亲的评价纠结,实际是自我的矛盾。父亲善良、老实、直,生活在文革、别人和故事中,从没有与时俱进、进行反思、试图把握本质。“直”并不是“真”,但我由于父亲的遗传具有了“直”的根基,“致真”的途径是“直”要加上两点,《道德经》上的一句话“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”。“为学日益”逐渐接近事物的本质,“为道日损”渐渐地放下自我。

标签:

相关内容推荐:

Top